逆向.現實

文:方詠甄
逆向.現實,香港藝術,信和集團,2009年1月。
 
 
書寫關於黃慧妍的作品《波特蘭藝術空間和博物館的單張》就像審視深圳大芬村油畫技師所繪畫的複製品一樣。從一般審視作品的角度來看,作品的技術、風格、或是否富原創性似乎都毋庸考究。黃慧妍的繪畫,固然並非務求表達令人讚嘆的工匠技術,更不在於強調藝術家的創作者身份。她的繪作看似是人手精工製作出來的產物,並無情感表達可言。那又教人如何說起?
 
然而,這作品絕不在於表面的價值衡量。黃慧妍多次採用純複製的方法「創作」,當中意義多重而複雜。過去多年,她一直嘗試複製影像和物件,創作出風趣又幽默的作品。從藝術家的內行人角度出發,黃慧妍藉質疑藝術的基本定義,向觀眾揭示藝術生產過程的荒誕,並挑戰藝術世界的權威架構。
 
於是次「Reverse Reality」的展覽中,黃慧妍選擇了一些在美國波特蘭逗留期間在博物館、畫廊和藝術空間收集到的當代藝術印刷品,然後進行複製。它們每幅的大小和裝裱不一,分成兩組在展牆上左右對稱地懸掛著。但仔細一看便會發現,右邊的一組作品只是左邊展示印刷品的手繪複本,由藝術家仿製而成。
 
這作品的特別之處在於自身存在的矛盾。當我們接觸這作品時,發現它不以解說作為手段,反而彰顯其含渾性,彷彿藝術家將「曉有意義」和「不知所云」這兩種相反元素一併放進作品中,加以對比,成了作品重要的一環。那一刻間,作品看來富有意義的,當下一刻卻似乎全沒意義。藝術家將物件及其語境一一拆解,從不協調中尋找出新的秩序和意念。遊走於事實和虛構、真實和假裝、有意義與無意義之間,產生一種懷疑和不安的狀態。黃慧妍的作品正玩弄這種意義的不明確。
 
另一有趣的地方是,這件品體現了真實與假裝、原作與複本之間微妙的互動。今天仿製工業在全球貿易大行其道。藝術複製品也不例外。成千的貨櫃船盛載著中國製造的產品由香港駛往美國,令世界兩大消費者和生產者的醜聞接踵而至。其中,中國每年出口五百萬幅藝術複製品,想必成為世界上最大出口複製藝術的國家。
 
作為非一般的中國「複製」藝術家,黃慧妍無意審視當今藝術界的複製美學。我認為她將膺品或複製品轉化成「真跡」的創作手法尤為耐人尋味。嚴格來說,藝術家並沒有進行「創作」,反而活現整個「文化循環再用」的過程(歐布西,《後期製作》,2002年),是當代藝術的嶄新手法之一。一方面,藝術家將生命力重新注入物件,令它的形態活靈活現﹔而另一方面,她又甘冒剽竊版權之名,嘲弄現有的社會、經濟、和文化制度。黃慧妍的作品也讓我想到著名的威尼斯人賭場。那兒的貢多拉、河道、歷史建築、藍天及陽光…種種事物都是栩栩如生的複製品。諷刺的是,這模擬的場景卻又成了荒謬的「真實」經驗。
 
對於曾經在美國波特蘭看過此展覽的人而言,是次展覽將展品在香港再重現或許也是一種再造的複製品而已。同樣,本文書寫也無可避免有別於對藝術作品的親身經歷。文章以忠於藝術家的創作方向為要務,旨在提供第一手資料,讓讀者得以瞭解藝術家的創作概念與思考。無論如何,文本即使不算是對這作品的模仿,也是一種對該作的二手陳述,隨時又被捲入文化循環再用的漩渦。
 
 
(翻譯:丁穎茵、何翠芬)

Follow

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

Join other followers: